[新聞] 西班牙劇《紙鈔屋》走紅Netflix原因揭秘

一對穿著紅色工裝褲的年輕男女一瘸一拐地走進銀行金庫,渾身是血。男子脫下女子的衣服,以便查看她的槍傷。男子隨後拿出一把手術刀,要把子彈取出來。女子嚇壞了。

女子說:「有些人沒把子彈取出來也安然無恙啊,我看電視上是這麼演的。」

男子似乎被說服了。畢竟,他們確實是在電視中呀,是在一部西班牙電視系列劇「La Casa de Papel」中,中文譯名為《紙鈔屋》。因為劇情滑稽可笑、演員時髦靚麗,所以女主角很有可能帶著子彈活了下來。但也有可能死於槍傷,讓這位由槍手臨時充當醫生的帥哥(代號:丹佛)內疚自責,又或者這個女子會愛上了這個槍手。以上這些都是這部肥皂劇中的搶劫戲份,也是整部劇的關鍵。 《紙鈔屋》真正的吸引力不在於搶劫最後會不會發生及搶劫如何發生,而是在於帥哥美女的劫匪、和帥哥美女的人質,以及試圖與他們談判的帥哥美女的警察,三方之間會出現什麼樣戲劇性十足的故事。

一個8人犯罪團夥在西班牙皇家鑄幣廠劫持人質,印了數十億歐元
這個8人犯罪團夥在西班牙皇家鑄幣廠(Royal Mint of Spain)一共扣押了67名人質,印製了數十億歐元的鈔票,他們希望能帶著這些鈔票潛逃。這部劇原本是為西班牙天線3台(Antena 3)拍攝,並打算作為一部集數有限的劇集,但由於大受歡迎及有全球播放的潛力而吸引了在全球提供網絡視頻點播服務公司網飛(Netflix)的眼球。網飛決定收購這部劇,重新進行編輯和配音,並於2017年12月上線。 《紙鈔屋》很快就成為該網站上收視率最高的非英語類電視劇。 2018年4月,它甚至超過了《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在美國和全球的播放量。這部劇大獲成功後,網飛與《紙鈔屋》的導演皮納(Alex Pina)簽署了一份全球製作協議,想要在全球推廣流媒體服務。

西班牙電視評論家庫貝爾斯(Mariola Cubells)在《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和西班牙國際廣播電台(Cadena SER)中說:「《紙鈔屋》的高品質是其吸引力的來源。關於劇中罪犯,我們至少可以確定一點,他們的計劃是希望在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下為自己印鈔票。’壞人’做好事,這正是觀眾想看的。」

罪犯們戴的達利面具看起來既驚悚又酷炫
劇情的格局是這部劇的獨到之處。搶劫犯的代號都取自世界各地的城市名:劇情的敘述者,一位朋克搖滾美女代號東京(烏蘇拉·克孛羅飾);黑客、東京的情人叫裡約熱內盧(米格爾·赫蘭飾);一個中年礦工出身的小偷叫莫斯科(帕克·托斯飾)。然後叫丹佛(詹姆·洛倫特飾)的是莫斯科的兒子。丹佛在本文開始所說的劇情中,開槍打傷了一名漂亮的人質,將其藏在地下室裏並幫她包紮傷口。一個被他們稱為教授(阿爾瓦羅·莫特飾)的神秘策劃者一直在外部指揮整個團隊犯案。國家警察隊督察穆裏洛一邊對付惡語相向的前夫,一邊負責通過談判以結束這起搶劫案。被劫持的人質中有位鑄幣廠員工,她正懷著與已婚上司的孩子,另外還有英國駐西班牙大使的叛逆女兒。

除了龐大的演員陣容,充滿戲劇性的劇情,《紙鈔屋》裏罪犯們的著裝也十分與眾不同,這要感謝犯罪團夥獨到的設計眼光。搶劫犯們穿著紅色工作服,與電話和鑄幣廠中的其他設計相互呼應。他們甚至讓人質也穿上同樣的衣服,這樣警察就無法從遠處分辨出罪犯和人質。罪犯們戴著超現實主義大師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i)相貌的面具蜂擁而入,這種面具看上去既令人毛骨悚然,但也很酷、很有品位。

《紙鈔屋》首播的觀看人數超過400萬(Credit: Netflix)
從一開始,《紙鈔屋》就受到了西班牙觀眾的熱捧。首播的觀看人數超過400萬,幾乎是其強大競爭對手的兩倍。西班牙報紙《國家報》稱其為「傑出之作」,故事情節巧妙複雜、顛覆了傳統意義上「好人」和「壞人」概念。庫貝爾斯說,多維度的角色形像和敘事張力,以及鑄幣廠這種獨特的背景,使該劇在西班牙電視劇中脫穎而出。而且這部電視劇給予了女性角色同等的關注,這是西班牙電視劇的一個創新。她說:這個劇「扔掉了過量的男性荷爾蒙。」

這部劇在全球也好評如潮。阿姆斯特丹大學出版的《媒體》雜誌認為足以與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Tarantino)的《落水狗》相提並論。 「故事編排巧妙,每一集都能吊足觀眾胃口。」以色列的《國土報》認為《紙鈔屋》「引人入勝,在設置故事情節方便堪稱大師級作品」。

該節目給予了女性角色同等的關注(Credit: Netflix)
英國政論文化雜誌《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的專欄在作家博克(Pauline Bock)認為,在經濟不穩定的時候,這部電視劇反資本主義的主題激起了觀眾的共鳴。她承認《紙鈔屋》的情節過於誇張,而且令人上癮。她寫道,「這太荒謬了,你一看就簡直停不下來」。加拿大《環球郵報》的多伊爾(John Doyle)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這部電視劇以搶劫為中心,顛覆了大多數同類題材作品的陳規,是一種標新立異。情節充滿戲劇性,敘事方式雖是典型的肥皂劇,圍繞一條主線展開,充滿誇張的轉折和衝突,但談論的卻是一個非常嚴肅的社會話題,是這個地區最好的付費有線電視節目的代表。」

庫貝爾斯解釋說,這套戲在全球的成功標誌著西班牙電視的一個轉折點。她說:「直到《紙鈔屋》問世,我們才算成功地輸出了西班牙的文化、生活方式和思想。」

事實上,《紙鈔屋》的影響不僅於此。它還為能夠超越本土文化,可以打動任何國家觀眾的電視劇設定了一個標桿。